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你印堂发黑,恐有不祥之兆
    国家安全局高级顾问,是隶属于国家安全局直属的部门专员,除了拥有普通刑事和民事案件的豁免权外,还拥有某些危机事件的紧急处理权限,也就是俗称的先斩后奏。

     刚才那两位给杨远送证件的少校,就是属于国家安全局管辖的一支特殊部队。

     “原来是国安局的同志,真是不好意思。”郝局长啪地立正对杨远敬了个礼,定下了这次事件的处理结果道:“这件事是个误会,请杨远同志不要放在心上,您随时可以走了。”

     “郝军,你怎么能这样?”

     后面被人扶着的张胜急眼了,连郝叔也不叫了,挺着被杨远打成猪头的脸大声道:“我二叔可是……啊!”

     他话还没说完,杨远身影一闪到了他身边,朝着他脸上狠狠就是一巴掌:“聒噪!”

     张胜本来就肿胀的脸上立刻出现一个清晰的掌印,愣了足足三秒钟后才捂着脸惨叫起来。他堂堂原州张家的公子哥,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被人打成这样,而且还是两次!

     面对杨远当众施暴的行为,监侯室里满满的警察们却装作看不见的样子,不是低着头研究天花板上的蜘蛛,就是突然掏出手机打起电话来,场面无比诡异。

     开玩笑,人家一个电话就能叫来两个少校,别说张胜了,就是张胜他爹在这,估计也不敢吭声,没见自家局长还在和杨远笑眯眯地聊天吗?

     今天这事传出去以后,只怕在原州这个地面上,所有大小势力和家族的护官符上都要多一个杨远的名字了。国家安全局高级顾问虽然是个没职位的头衔,但这个头衔却代表着直达上听,虽然一个顾问还不至于让原州市的土皇帝们害怕,但也没人会去招惹他。相信张家也不会为了一个家族的纨绔子弟而去得罪杨远这个国安局的高级顾问了。

     “怎么……怎么可能?”监侯室门口的邵婉君瞪大美目看着和郝军谈笑风生的杨远,心中无比震惊。一个在她心目中只是个装神弄鬼的骗子的男人,居然摇身一变成为了国安局的高级顾问,将原本复杂的形势轻易解决了。

     “这个死骗子,死神棍,负心汉,王八蛋!德义,我们走!”邵大小姐突然觉得杨远有点小帅的脸无比可恶起来,低低骂了几句后,她抬起高跟鞋狠狠踩了王德义一脚,转身哒哒跑走了。

     杨远抬头看了眼邵婉君跑走的背影,有些莫名其妙,自己怎么招惹这位大小姐了,两个人好像以前没见过面吧?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丝毫头绪,杨远决定还是等回去再找陈天放问问情况。至于现在嘛……

     “站住!让你走了吗!”

     “哎呦!”

     贴着墙根正准备逃跑的唐和志和手下打了个哆嗦,转过身忐忑地看着面色阴沉的杨远。

     杨远慢悠悠走到唐和志面前,细细打量了他片刻道:“唐总,你印堂发黑,恐有不祥之兆啊!”

     “噗!”

     守在监侯室里的郝军和警察们都差点笑出声,唐和志都快被杨远打成猪头了,他从哪看出来印堂发黑的?

     唐和志现在哪还敢得罪这位煞星,捂着鼻子连连点头道:“杨经理,啊不,杨顾问说得对!”

     杨远很满意地点点头,从身上摸出一枚被磨得锃亮的古代铜钱,然后对唐和志道:“实不相瞒,其实我是蜀山第一百一十一代传人,精通风水、卜算、诛邪之术。唐老板,你身上……有鬼啊!”

     “啊……?”

     唐和志打了个哆嗦,小心翼翼看了神态淡然的杨远一眼,心想这位主怎么越说越鬼扯了,只好皮笑肉不笑地点头附和道:“啊呀,杨顾问真是高人,我最近确实是撞鬼了!请杨顾问救我一救啊!”

     “放心,我杨远身为蜀山掌门,岂有见死不救之理。”杨远将铜钱在手上抛了抛:“本门独传破邪古钱法器,专治阴邪缠身、诸事不利、失眠多梦、心悸恐慌等症状!承惠两百万!”

     “两百万?你怎么不去抢!”

     唐和志下意识叫出声,两百万买一个不知道是真是假的铜钱,把别人当傻子啊?

     不过旋即唐和志就发现杨远的神色阴沉下来,他回头求救地看了眼张胜,发现张胜已经躺在旁边手下的怀里晕过去了。他咽了口唾沫,又求救地向郝局长看去,结果郝局长鼓掌道:“唐老板真是好运气啊,两百万能买一个消灾的铜钱,值了!”

     唐和志脸立刻垂拉下来,他听出了郝局长的意思,这是让他赶紧破财免灾了事呢。

     “好吧,我买!”唐和志哭丧着脸点点头,掏出一张支票填了两百万后递给杨远。看着杨远满不在乎地把支票塞进兜里,唐和志的心里一阵阵滴血,两百万对他来说虽然还不够包个小三的钱,可眼睁睁看着两百万打了水漂连个水花都不冒,还是肉疼的紧。

     杨远注意到唐和志沮丧的神色,忽然摇头道:“你是不是以为我在诈你的钱?”

     “没有,怎么可能!”

     唐和志吓了一跳,连忙换了副兴高采烈的神色:“两百万买个法器,我很高兴,很高兴啊!”

     杨远看出他不信,负手走到郝局长旁边,盯着他道:“郝局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最近是不是每天晚上做噩梦,而且白天的时候也精神恍惚,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

     郝局长露出惊讶的神色,点头道:“没错,你怎么知道的?”

     杨远笑道:“你以为我是随便给了他个铜钱吗?本神棍……咳咳,本掌门岂有讹人钱的道理!其实你和唐老板一样,都是被邪气附体,阳气不生,所以才会有这种症状。”

     监侯室里的人被杨远唬的一愣一愣的,不过还是将信将疑的样子,杨远摇了摇头,又从兜里掏出一枚古铜币,闪电般按在郝军的胸口:“敕!”

     “啊!”

     铜币接触到胸口的瞬间,郝局长的身上突然响起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于此同时淡淡的黑雾从他身上冒了出来,化作一个面容狰狞的人脸后,不甘地晃动几下消失在空中。

     “妈呀!”

     “有鬼啊!”

     监侯室里立刻响起惊恐的喊叫声,大白天见鬼的事情令他们都慌了神,直到杨远不悦道:“噤声!”

     一声厉喝仿佛带着浩然正气,刚才还惊慌无比的众人立刻安静下来,用崇拜无比的眼神看着杨远。杨远负手而立面色淡然,屹然一派高人风范。

     郝军长长出了口气,脸上出现如释重负的神色,感动地看着杨远道:“神人啊!”

     杨远将铜钱按在他胸口的瞬间,郝军就感觉到一股热流从铜钱中冲入自己的四肢百骸,长久以来身体的各种不适感居然在瞬间被热流驱散,整个身体暖洋洋的仿佛泡在热水里一样,无比舒爽。

     可惜这种感觉在杨远将铜钱拿走后就立刻消失了,郝军目光有些狂热地看向杨远手中的铜钱:“杨先生,整个铜钱法器可以卖给我吗?”

     杨远摇摇头:“抱歉,这个铜钱目前我也只有两个,等将来有缘再说吧。”

     郝军有些遗憾地摇摇头,不好意思的开口了。旁边捧着铜钱的唐和志却突然跪了下来,对杨远道:“杨大师,救我啊!”

     (PS:本章出现的国家安全局为作者创造的虚拟机构,现实中并无此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