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和妈妈住
    陆地人有四个级别,分别是甲、乙、丙、丁。甲代表皇级;乙代表王侯将相;丙是寻常百姓;丁为奴隶。

     其中,奴隶身份者豪无人权可言。不仅没有生命权,就连男女之事也全由主人做主。

     每个女奴隶的交配权由主人设擂,然后让男奴隶们以武竞争,最终获胜者得交配权。据说,这样优胜劣汰的交配制度,是为了让女丁奴隶生育出更好的下一代。

     白小宇的这个妈妈甄栀就是一个女奴隶。知道儿子死里逃生后,她做了许多好吃的庆祝。

     “小宇,吃完饭后,你去看看程丹丹吧?她为了你,暗地里不知哭了多少回?”

     “程丹丹?”白小宇在记忆里努力搜寻这个名字。果然有点印象,因此白小宇试探地说道:“妈妈,我忘了她住哪儿了。”

     甄栀气的一乐,说道:“傻儿子,你不会真傻了吧?平日你对人家可是千看万看的,连她身上几颗痣,痣长哪,你都能说的一清二楚。怎么现在就不知道她住哪了?”

     白小宇顿时懵逼,想不到前一任的自己居然那么色。“好吧好吧,妈妈,我在海边时,被美人鱼吸走一部分天魂。现在只能对你记的一清二楚,其他的人确实都忘了。”

     说完这么恭维的马屁,白小宇又偷偷瞅了瞅这个妈妈。越看越觉得好看,输给薄依莎的只有几分气质罢了。

     “走吧,妈妈带你去。”

     甄栀站起身,领着儿子往后山来。

     山上住着乾洲的刘氏王族。

     绕了几道弯,来到一座青砖灰瓦的豪宅前。大门横头上写着刘玲儿之家几个大字。

     甄栀跟守门的两个男奴隶说明来意后,其中一个进去传话。

     不多一会儿,一个小麦肤色的高挑女孩走了出来。

     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颇有邻家小妹的调皮劲。只是,水汪汪的眼神里,装着七分忧郁。但当看到白小宇时,她忧郁顿消,进而喜上眉梢,扑上前来,紧抱住,不停地说道:

     “宇哥哥,你还活着真好……”

     白小宇不得不暗暗叫苦,难道这里的女人都喜欢搞拥抱吗?

     恰这时,从院内走出一拨人。为首的女孩,不仅笑靥如花,更加上她优雅知性的笑容、透着教养的目光、品位不俗的穿着,让人如沐春风,过目难忘。

     最主要的是,她长的神似薄依莎。

     来到异域星球,在满目苍痍中能见到这么个熟人,那该是多幸福的事。

     于是乎,白小宇一个没忍住就跑过去也给她来了一个大大拥抱。

     “见到你真是太好了!”白小宇有意无意地装傻,硬生生把美女看成是薄依莎。并脸贴脸,贪婪地呼吸着她少女的体香。

     而来的正主正是这屋的主人——刘玲儿,乾洲王刘军的爱女。

     身为丁等人的奴隶,见到比自己身份高贵的人,不拜便是死罪。何况是白小宇这样拥抱主人的粗鲁行为,用凌迟处死,都难以赎清法律对他应有的惩罚。

     刘玲儿死死挣脱,最后在甄栀和程丹丹的合力下,才成功挣开白小宇的拥抱。

     甄栀和程丹丹急忙跪下磕头,代白小宇赔罪。

     但是白小宇真的牵动了思乡之情,竟然大哭起来。

     当知道自己犯下弥天大罪之时,白小宇顿时转口说道:“公主美若天仙,我实在掩饰不住自己的倾慕之情。如今大错铸成,虽死已足亦!”

     刘玲儿俊俏的脸羞的红通通的,她生平第一次被男人这么近距离靠近。本想千刀万剐白小宇,但听他说的也在情在理,因说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饶。罚你十天的禁闭,好好悔过,去吧!”

     说罢,刘玲儿愤然而去。甄栀和程丹丹连连磕头称谢。

     白小宇被两个奴隶押到牢房。

     阴湿的地室发出浓烈的霉味,白小宇直接被扔了进去。等他抬头看时,天窗已经上锁,只余下缝隙透进光亮。

     “咦,怎么是你?”一个声音从角落里发出。

     白小宇寻着声音看去,果然是程金龙。

     他双手也被缚上铁链,坐在角落,静等命运的裁决。

     “你是剑神,又是功臣,怎么也把你关了进来?”在白小宇觉得,像程金龙这样循规蹈矩,几十年来兢兢业业的人,应该不会犯什么大错。所以他很奇怪程金龙的被捕。

     “傻小子,你有所不知。”程金龙很平静地说道,“法律有规定,奴隶的御气等级不得超过二级,否则就被处死。我昨天晋级到三级,就上报主人,就被关押到这里,等待处死。”

     白小宇不禁暗暗佩服,奴隶的思想觉悟可真够高的,居然在生死面前还这么服从主人。

     可是,他白小宇从地球上穿越而来,是为修行的。他只关心与修行有关的事,因好奇道:“御气三级,很厉害吗?”

     程金龙稍一运气,三道乾天之气从他身体里涌出,然后在白小宇面前变幻出三个气身。行为动作,全凭程金龙的意识控制。

     最后,其中两个气身,伏到他背上,化出两只蜻蜓般的直直的翅膀。白小宇这时突然想起,那个金色人鱼背上可变出三对翅膀,那她那是几级御气呢?

     且说程金龙,另一道气影化成一把剑,紧握手中。然后,他双翅一振,将他坐卧着的身体带的站立起来。

     “傻小子,我的时日无多。虽然我死不足惜,但是我一身精湛的剑法绝不能失传。你快起来,抓紧跟我学。如果在我死之前,你还没有学会的话,就别怪我杀了你!”

     说完,程金龙挥起一剑,从白小宇脖子上擦皮而过。白小宇吓的两腿一软,扑通倒在地上。

     但是,程金龙说到做到,置之死地而后生地强迫白小宇习剑。

     当年,程金龙因救了一只,落入陷阱中的怀孕母狼,从而得机缘学会乾宫八剑的前三式。

     几天后,白小宇才学会二式半,就有人打开天窗,用绳子把他勒了出去。

     “还不到十天呢,干嘛让我出来?”白小宇很生气,他为那未学会的半式剑法惋惜不已。

     但是下一刻,白小宇惊的张大嘴巴:一个十二分帅气的小伙子,背负一把青铜剑,身如松立,气如山稳。

     他浑身透出的英姿飒爽劲儿,令白小宇自惭形秽,恨不得跳进地牢里一头撞死算了。

     “带走!”大帅哥连正眼都不看白小宇,而是冲两个助手直接下达命令道。

     白小宇被带到一个施工现场,占地足有几十亩,木料和石材堆集,奴隶们正有条不紊地搭建。

     居然还有模型和说明文字。白小宇路过时,难免不放慢脚步看上一看。

     原来是刘玲儿的招亲大擂台,要建成十二米高的金字塔型。另外,在旁边还建起许多的小擂台,是给女奴隶们用的。

     甲乙丙三等人都有自由的婚嫁习俗,惟有丁等人的奴隶,实行性快餐制度。所以奴隶们只知其母,很少有知道自己父亲的。

     白小宇正看的新鲜不已,却冷不丁背后抽来一鞭子。

     “看什么看,快去那边抡锤子去!”一个小监工怒喊道。

     白小宇痛的直揉背,想要反抗,又怕遭来更多的鞭抽,就只好忍住。

     他按要求来到一个小擂台旁,负责抡锤。

     这时,那位大帅哥背着手走了过来。

     其他的奴隶见到他急忙弯腰施礼,“杨大管家,万福金安!”

     此人叫杨名,是刘家奴隶的总管家。见众人拜他,他很是得意。点头“嗯”了一声。但当看到白小宇站那不动时,他的脸色立马青涨起来。

     他一把抓住白小宇的脖子,冷声说道:“小杂种,见到我胆敢不拜,看我怎么弄死你!”

     “你也是奴隶,凭什么我拜你?”白小宇不服气。

     杨名高傲惯了,猛地被白小宇这么抵触,他气的竟说不出话来。

     但是,整死白小宇的计谋,也已经在他心中开始勾画。